鸵鸟与沙地

说起鸵鸟,我们的反应就是他们会将自己的脑袋埋在地里睡觉,我觉得沙地应该是他们睡觉的最佳场所了

今天看了某人的十字糗,满大幅的。聊了几句。突然发现一个问题,我特别喜欢推翻自己的结论。总是自己推翻自己,然后再树立自己再推翻,如此反复不止。我想回到现实中来 但是却又喜欢做鸵鸟 把头埋在地下,偶尔会拔出但之后却又会插得更深。

我很想使自己的人生也彪悍起来,但是我却很会思前想后。下不了决心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式生活。我的也一样。

做一个心理医生是我的梦想,但是我自己却也有心理顽疾。我想拯救别人,但自己又何尝不希望被拯救?

医生的病人中没有他自己

此条目发表在心情故事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